关于国界线

在阿拉伯半岛之上,存有目前世界上最长的未定国界,也就是也门、阿联酋、沙特、阿曼四国之间的未定国界,号称国界中的活化石,虽然这四国之间的国界并非全部国界都未确定,但却也足够夺取“世界最长”的称号。

这种独特的情况是如何形成,需要从中东民族独特的生活习惯和历史背景来进行追溯。

其实国界线和边界是两个概念,严格意义上的国界线是近现代之后以签订条约等手段进行确认的国家的领地边界,是一个近现代之后的产物,但边界的历史则要久远得多。

随意地翻开一本历史图册,能看到很多地图,譬如秦和匈奴时期的地图、唐与突厥的地图,这些地图上的国家往往有着非常明确的边界,在图册中都有一条清晰的边线,但实际情况和图册其实是大有不同的。

在生产力并不发达的古代,古人活动的地区并不广阔。以我国北部为例,越过河西走廊和河套平原,对政权或者国家来说就是一片茫茫的大戈壁,既不能住人,也不能种地,既没有占领的价值也没有占领的欲望。

在这种情况下,古人是没有必要去确立一条非常精确的国界线的,更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只是,历史是变化的,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对土地的控制力逐渐增强,以至于原本两不相干的势力产生交界。这么一来就会产生矛盾,为了解决这种矛盾,就有必要确定一个确切的边界。

在这种时候,以往对这一地区长时间的控制就能够为国界划分提供有力的证据,科学地说,这种确定领土主权的方法叫做“先占”,是传统国际法中规定的五种取得领土的方法之一。

剩下的四种方式分别是时效(公开而不受干扰的长期占领他国领土)、添附(自然或人工新造土地,包括围海造田等行为,但不得对他国利益造成影响)、征服(武力兼并的条件有二,一是战败方公开战败申明,二是战败方放弃收复失地)、割让(以条约的形式进行领土转让)。

但中东的情况比较复杂,中东地区尤其阿拉伯半岛,大部分都是热带沙漠气候,有大片大片的沙漠和无河流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农耕文明自然无从发展,中东人自然的走向了游牧文明的发展之路。

为了保护珍贵的草场和水资源,在漫长的岁月里,中东人始终进行着严格的游牧流动。因此,如果硬要给中东势力划分一个边界的话,这条边界几乎每个月都在进行变化。各个势力之间也都有着大片大片的领土重叠。这导致了中东人长期以来的淡漠的领土意识,而这仅仅是中东领土争端乱局的一个因素而已。

在中东悠久的历史中,这片土地曾经建立起辽阔而强盛的阿拉伯帝国,但也曾经先后被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蒙古帝国、奥斯曼帝国所入侵,这导致中东文化异常丰富。

中东的一个地区,可能留有多个民族的文明遗迹,甚至是数个民族的珍贵历史圣地。从领土划分的角度来说,很多中东民族都能够从自己民族的历史深处寻找的充足的证据,证明自己是中东地区的主人。

比如说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认为这地方最早的居民就是阿拉伯人,这里有生活的历史遗迹。而犹太人则认为犹太祖先在这里建立了犹太王国,并生活了数千年。双方为巴勒斯坦的归属争论不止。

况且,沙漠地区的地形测量非常困难,以上的种种原因,导致了中东在漫长的发展过程汇总没有划分边界的传统,直到近代。

跟各位看官分享一个有趣的冷知识——如今世界上的发展中国家的陆地边界,四成由英法两国划分,五成由德、荷、匈、西四国划分。这些都是曾经的殖民大国,在他们的殖民过程中与被殖民国签订了一系列条约,而这些条约不仅在中东这种向来领土意识淡漠的地区形成了最早的边界,更是成为了现代国土划分的依据之一。

葡萄牙所殖民的休达虽然距离中东颇为遥远,但却犹如在深海中撕开了中东的一道伤口,千里之外的鲨鱼闻着闻味而来。

西班牙、英、法等国在葡萄牙之后马上跟进,阿拉伯世界也在这一过程中遭到了殖民。

起初,阿拉伯的中部地区是内志王国(沙特阿拉伯的前身),而内志又长期服从于奥斯曼帝国的统治。奥斯曼帝国虽然近代有所衰落,但虎死威犹在,在其庇护之下的内志并没有遭到西方殖民。

但英法两国却一直惦记着瓜分“奥斯曼遗产”,于是,两国在1916年秘密签订了赛克斯-皮科协定,将阿拉伯世界瓜分为三块,英区、法区、阿拉伯独立国家。

但这个所谓的阿拉伯独立国家,在实际上也遭受到了两国尤其是英国的殖民。在这片新月之下的沃地之中,并没有一块完全的净土。而放眼整个宽阔的中东,殖民者换了一茬又一茬,起初的葡萄牙与西班牙,随后入场的英法,还有沙俄、德国、意大利等等西方列强。

在殖民斗争的起起伏伏中,各国的势力范围一变再变。阿拉伯地区最早的边界就由这种斗争确立而来。

不过,沙特先是利用英国脱离了奥斯曼帝国的控制,随后又积极接触德国和美国,而英美德三国也担心放手侵略沙特会导致阿拉伯世界的反击,因此,沙特在三方的斗争中反而保持了一定的独立性。

但实力日益强盛的阿拉伯人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对领土的想法写在《大马士革议定书》之中,在这份议定书中,阿拉伯人想要建立的是一个北到梅尔辛、阿马迪一线,南至印度洋,东及波斯,南达红海的囊括了整个阿拉伯半岛的宏伟大国。

对于各个殖民者来说,阿拉伯人的诉求可以用异想天开来形容,除了枪炮刀弓,没有什么可以让饿狼吐出已入口的肥肉。

因此,阿拉伯人想象的强大帝国没能建立,但却有越来越多的阿拉伯人站了起来,投身于反殖民的斗争之中,一个个阿拉伯国家就这样建立起来,包括沙特、也门、阿曼等等。

总之,阿拉伯半岛上最初的边界来自于各个殖民者通过协议确定的势力范围,这些边界是殖民者一拍脑门做出的决定,因此这些边界几乎没有考虑到现实的地理、文化条件,而采用了几何式的直线。

20世纪初阿拉伯人在侯赛因的带领和英国人的支持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阿拉伯大起义,阿拉伯的各个部落汇聚出一股有力的军队,仅数月时间,就连下吉达、麦加、塔伊夫等等城市,有力的抗击了奥斯曼帝国的压迫。

“阿拉伯的阿拉伯半岛”渐渐从纸上的《大马士革议定书》走向现实。沙特阿拉伯、也门、阿曼、阿联酋、卡塔尔等等阿拉伯国家纷纷走向独立。

面对坚持斗争的阿拉伯人民,殖民势力的退出成为了必然,但他们并不愿意轻而易举的退出。通过“分而治之”、“合而治之”等等手段有意的制造地区矛盾,为插足地区管理留下后手。

沙特、阿曼、也门、阿联酋之间的边界大都呈现几何形,就与当初的殖民统治密切相关。

在沙特、也门、阿曼等新兴的阿拉伯国家走向独立之后,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确切存在而又棘手的问题——如何确定各国之间原本压根不存在的边界。

这个原本应用于阿拉伯与殖民者之间的词语,就这样应用到了阿拉伯人彼此之间。

1934,怀抱着统一半岛的梦想的沙特悍然进攻也门,两国签署《塔伊夫协议》,沙特获得了奈季兰省、阿西尔省和吉赞省等地。

1990年,南北也门合并走向统一,但仅仅四年之后沙特就公然支持也门南部分裂势力内战。

兄弟阋墙的情节,就这样不止一次的在阿拉伯半岛上上演。这些领土争端在长时间的斗争中很多已经得到了解决。

1965年,沙特和卡塔尔签署边界协议,划分了两国边界,卡塔尔在这一协议中失去了乌达德湾。

1974年,沙特与阿联酋达成一项协议,阿联酋让出一部分领土给沙特,但这部分领土中包括了阿联酋与卡塔尔之间的争议地区。

之后两国由于海合会发生矛盾(争夺地区领导权),但最终在2001年关系缓和之后签署边界协议,终结了边界纠纷。

沙特与科威特由于领土争端多次有过冲突,最终在1932年在英国的主持下签订《乌凯尔条约》,在两国交界处设立了一个5770平方千米的中立区,并在三十年后决定平分中立区主权。至此,两国的争端领土仅剩下在处于中立区的卡鲁岛和乌姆·迈拉迪姆岛两处,这两处则在2000年得到解决。

沙特与阿曼则在漫长的谈判之后签署了多达200幅划定边界的地图,解决了争端。之所以需要这么多地图,是因为沙特与阿曼之间的边界大多经过沙漠地区,勘探难度巨大。

至于阿联酋与沙特的领土争端,其实双方是签订了边界协定的,但两国边界几乎全部都在茫茫的沙漠地区,划界难度巨大,也没有划界的必要性,因此两国边界中沙漠部分,在边界协定中的表述较为模糊。

此外,1974年阿联酋总统主动访问沙特,并签订了边界协定,在这一协定中,沙特以放弃布赖米绿洲和一片沙漠为代价,获得豪尔奥台德地区,可以直接通向波斯湾。

沙特批准了这一条约,但阿联酋却没有,并且在就豪尔奥台德地区出海口的问题挑起矛盾。

而阿曼与阿联酋之间的边界走向极为复杂,宽阔的沙漠、海拔2000米的高山、峡谷、悬崖等等地形应有尽有,况且,阿曼在阿联酋有一块叫做马德哈的飞地,而阿联酋则在马德哈中有一块叫做奈赫瓦的飞地。这种奇特的甜甜圈式的边界也为勘界工作带来了困难,最终勘界工作持续进行了数十年,才在2008年完成了交换边界的协定文书。

这两国也确实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巴林的统治者是哈利法家族,起初从卡塔尔半岛发家,之后才迁移到了巴林。在哈利法家族迁走之后,萨尼家族迁入卡塔尔半岛。一山不容二虎,虽然哈利法家族已经迁走,但在当地的影响力却依然巨大,两大家族就这样结下仇怨。

由于常年边界意识淡漠,因此两国的主权关系一直模糊不清,直到石油开发,两国才意识到了海瓦尔群岛的价值。

数十年后的1980年3月,光拥有主权却无法开采的巴林索性将哈瓦尔群岛的石油开采权卖给了美国的石油公司。

于是在1991年7月向国际法院提起了诉讼,结果是将哈瓦尔群岛判归巴林所有,并否决了巴林对卡塔尔半岛北部地区的主权要求。

沙特与也门的争端情况较为复杂。1934年,沙特阿拉伯进攻也门,签署《塔伊夫协议》。也门军事落入下风的情况下承认沙特对季兰省、阿西尔省和吉赞省拥有主权,按照当时国际法的规定,也门如果放弃夺回这些地区的话,这些地区才能并入沙特的版图。但即使军事落入下风,也门也并没有放弃收回这些地区主权的打算。

北方被奥斯曼所统治,南方的六个苏丹国则被趁机而入的英国统治,拼凑成了“南阿拉伯联邦”。只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南北也门的人民始终没有放弃过独立。这种情感在1962年轰然爆发,北也门用手中的枪火夺回了政权,建立了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深受鼓舞的南也门更是斗争热情强烈,无奈的英国人只好在七年之后撤出,1967年,南也门也宣告成立。

但也门和沙特的领土争端并没有解决,在南北也门走向统一之后,两国在日内瓦举行了第一次边界谈判,由于双方立场分歧巨大,结果谈判反而导致两国关系迅速恶化。甚至一度濒临战争。

长期的谈判僵局让双方意识到,权力有限的谈判委员会不可能真正地解决这个问题,于是在1997年,双方最高层在科莫进行秘密会谈,这一次谈判形成了突破性的进展,双方确立了“科莫线年的吉达谈判中,最终解决了双方的边界问题。

其实阿拉伯半岛的边界问题能这么快地取得进展,沙特确实功不可没,在很多领土谈判中,沙特都是率先让步的哪一方。

1974年,沙特、阿曼、阿联酋三方争夺多年的布赖米绿洲,三方达成了一项协议,沙特承认布赖米绿洲归阿曼和阿联酋两国所有,但同时,沙特从阿曼取得一条通向阿拉伯海的通道,从阿联酋获得通向海湾的豪尔奥台德地区。沙特从领土上确实减少了,但获得了远超这些领土的利益。

这一次交换让沙特尝到了好处,在之后的领土谈判中,沙特往往愿意让步以取得一些其他方面的利益。

直到今天,阿拉伯地区的领土争端大多得到解决。那为什么,也门、阿联酋、沙特之间依然存在一条漫长的未定国界。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自始至终,阿联酋和沙特依然没有在明面上公开对双方争议国界的处理,因此,大部分地图出版商对这一部分的地图处理只好谨慎的标注为“未定国界”。

况且,1974年的协议,阿联酋只是签署了,但却没有批准,严格的来说,这一协议并没有法律效力。尽管沙特宣称这一协议“无可置疑”。而且,1974年之后,也门、阿联酋、沙特三方对于未定国界都十分有默契地避而不谈,没有产生矛盾冲突。

况且由于阿拉伯的老传统——秘密协议,说不定这条国界已经被处理好了,只是没有公开而已,这一“老传统”也让各国的地图编纂者陷入困境,这可是边界争议历史中的“孤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