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华:龙年柬埔寨游艺小记

龙年初二的夜晚,无锡开往柬浦寨的旅游包机起飞了,笔者坐在窗口感受着都市由灯光勾勒的繁华和新年祥和的气氛。机身时而倾斜,地面似乎要站立起来,窗外迎面而来的美景变得奇幻莫测。随着飞机的升高,眼下灯光渐渐地黯淡起来,夜色中的无锡把人带入了梦中。

柬埔寨这个名字对我们这一代人一点都不陌生,还记得七一年春,西哈努克亲王带着莫尼克公主来无锡访问,笔者当时站在欢迎的队中,亲眼目暏了他们的风彩,亲王满脸的微笑显得非常和善,公主的端庄美丽更是光彩夺目(曾见报道称莫尼克公主为东方第一美女)。听说他们饱览了太湖风光,还品尝了湖鲜。现在笔者要踏上他们的国土,要去看柬埔寨的美景,尝柬埔寨的美味,当然也要看象莫尼克那样漂亮的柬埔寨妹妺啦······

坐上旅游大巴,导游黑哥(一般柬人皮肤偏黑)就说开了:这次你们来吴哥将会看到一堆又一堆神奇的石头……柬埔寨石头城游开始了。

吴哥现在是旅游热点,景区人挤人,而碰面的大多是中国人,“新年好!”过年在柬埔寨轧闹猛!身边也有成群结队的外国人,鬼佬会玩!有些乘着摩托车改装的三轮车(tutu)一摇一晃地过来,还有的骑着自行车穿行,偶尔还看到二三个骑着大象行走的,一路上尘土飞扬。

旅游起初就是一群人傻乎乎的听着导游神侃,眼睛又被四周的陌生和神奇吸引着,事先做的功课也无法一一去对应。充满眼帘的是大吴哥乎乎的石头建筑一片,一座座石塔高低错落形成了群体的起伏,在阳光下塔顶巨大的似笑非笑的雕像清晰可辩。塔下数十根的石柱呆立着,而满地散落的石块、石梁却自由地横倒西歪,显得满目的沧桑、悲凉,如果没有游人花花绿绿的点缀,我会热泪盈眶。这里地震过?“没有!这是战争……”。在吴哥巴戎寺的回廊、残壁、断墙中一层层穿越,倾听着这个由石头垒起的规摸宏大的建筑群的诉说。

巴戎寺是大吴哥城内用石头垒起来的最重要的建筑,寺庙在城的中央,整个巴戎寺是由49座大大小小的石塔所组成,中间一座最大,高约40多米,其余48座如众星捧月般全部簇拥在它的周围,这49座石塔顶都刻有巨大的四面佛,四个面分别代表慈、悲、喜、舍。因时间的敲打,风雨侵蚀,佛像的部分细节模糊,颜色发,还有深浅不一的灰白斑点粘在上面,象是没有化好妆,给略带微笑的面孔增添了几分神秘和傲气还有些滑稽,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咀嚼和遐想。这就是令吴哥蜚声世界的“高棉的微笑”?在这种悲壮氛围中的笑容,我称她为吴哥石的幽默。寺庙内部总共分为三层,包括:圣殿、修道场和藏经阁等,大大小小的庭院共有三百多间。精美的石花窗、雕塑、壁画、图案……,坍塌的建筑仍然证实着当年的豪华和今天的骄傲。

我们从踏入大吴哥城门到巴戎寺再走到斗象台,大吴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是过去的广场”导游指着斗象台讲,眼前又一座石头建筑――斗象台(观望台)连绵多少公里?这么宽阔可容多少观众?广场更是宽敞!据说这是古时皇帝挑选座骑的地方,想象那时要有多少大象在这里列队等候皇上的亲睐?斗象台的墙体装饰着一幅幅壁画,而描绘的内容是大象杀敌!这和选象相关吗?壮观中又有许多迷惑。远处又是一片开阔地,略有起伏的草坪上耸立着十二座生肖塔。“此乃是古时走钢索卖艺表演的地方”,想象一下当时何等热闹?

柬埔寨的历史是通过口口相传来承载的,相关吴哥城的来龙去脉在导游的口中、游客的耳中变得模糊不清。“公元802年,国王贾亚瓦曼二世统一了高棉王国,在洞里萨湖北岸兴建首都,定名为‘吴哥’。以后历代国王大兴土木,建造宫殿与寺庙,使吴哥逐渐成为整个高棉人的宗教以及精神中心。公元1431年,泰国人入侵高棉,高棉人被迫离开吴哥,在金边建立了新的首都。在15世纪初突然人去城空,在此后的几个世纪里,吴哥地区又变成了树木和杂草丛生的林莽与荒原,吴哥城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19世纪穆奥发现这个遗迹以前,连柬埔寨当地的居民对此都—无所知”。为什么?哪里有答案?

奇怪的是在塔普伦庙里触目惊心的一幕,更让人困惑!眼中整个寺庙被一种当地人称作蛇树的粗大或细的树根茎盘结缠绕,肆无忌惮地欺辱着吴哥石!有粗壮得发亮的树根、树茎伸入屋顶,缠住梁柱;有细黑密集的树根探进石缝,裹起回廊,攀上门窗,它们在损坏着建筑!这不仅仅视为奇观,而是不可思议的景象!吴哥和你蛇树有什么仇恨?看着眼前那些象巨爪的树根,撕裂着巨石垒起的墙体或死命抓往塔搂不放,让人寒心。树根又象是连着胡子的嘴巴,又象章鱼的触角缠绕着、呑噬着建筑。一地四散的石砄,象是吐出来的残渣。笔者耳中似乎响起了阵阵的撕杀声!虽不见血,但闻到血腥味!残酷!吴哥是被魔树斗垮而埋葬的?

很难想象,当时的国王贾亚瓦曼二世走进这个由他亲自主持建造的神庙时,那些石头闪耀的辉煌!是怎样的一种自豪并与石头溶化在一起的心情?为何这些雕栏玉砌的宫殿会渐渐被人们遗忘?去让树木吞噬!让吴哥的笑脸,变得黯淡无光,躲进草丛密林之中。线世纪穆奥无意闯入了这片深林中的秘境,神奇的吴哥就不能重见天日?一千年的风风雨雨,吴哥记录着一个王朝的兴盛也印刻着一个国家的没落,是一段伤心的往事吴哥人不愿意说?还是有意要等待后人来揭示它的辉煌?

是金子就挡不住发光。在元代,中国人周达观作为友好的使者来到古代称真腊的柬埔寨,周达观用文字把吴哥城的壮观记录在《真腊风土记》中,如:

当国之中,有金塔一座。傍有石塔二十馀座;石屋百馀间;东向金桥一所;金狮子二枚,列于桥之左右;金佛八身,列于石屋之下。金塔至北可一里许,有铜塔一座。比金塔更髙,望之郁然,其下亦有石屋十数间,

等等。后来此书被翻译成各种文字,成为研究柬浦寨历史文化的典籍。可知脚下这条路中国祖先不仅在这里留下足迹,还把他的所见永远保存在文字中,让后辈和他人来感知它过去的辉煌。

1861年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为寻找热带动物,无意中在原始森林中发现宏伟惊人的古庙遗迹,并著书《暹罗柬埔寨老挝诸王国旅行记》,感慨到“此地庙宇之宏伟,远胜古希腊、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走出森森吴哥庙宇,重返人间,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堕入蛮荒”!他看到的不是和我们一样是累累伤痕的吴哥吗?还有什么惊奇等侍我们。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走进小吴哥,这里的石头感觉就不一样了,这里是吴哥的精华。一条护城河围绕着古寺,河面开阔,在微风中水波荡漾。碧绿的河水衬托着横卧的古寺群,小吴哥显得宁静祥和。

可能是四面环水阻当了魔树入侵,还是另有原因?小吴哥建筑保持基本完整。她坐东朝西。一道由正西往正东的长堤,横穿护城河,直通寺庙围墙西大门。过西大门,又一条较长的道路,穿过翠绿的草地,直达寺庙的西大门。在金字塔式的寺庙的最高层,可见矗立着五座宝塔,如骰子五点梅花,其中四个宝塔较小,排四隅,一个大宝塔巍然矗立正中,与印度金刚宝座式塔布局相似,但五塔的间距宽阔,宝塔与宝塔之间连接游游廊,此外,须弥山金刚坛的每一层都有回廊环绕,形成小吴哥建筑的特色。

走进由石头堆起的迷宫,一边穿行在时亮时暗的长廊中,一边睁眼欣赏着墙上那一幅幅巨型壁画,那些稀奇古怪的形象是神庙传说的重要根据,在导游的详解下眼前那些人物、动物活了起来,他们不仅演绎着历史故事,还闪烁着古髙棉人的灵魂和思想,让人在现时和历史的交错中感受着积淀下来的厚重文化。

慢走在神庙里,处处弥漫着神秘的艺术气氛,它停留环绕在精致细腻的刻画上,柱子上、屋檐上、墙角上,只要你留意,都可看到那婉约的曲线汇聚成的精美雕刻,这些雕刻,有阳刻、也有阴刻,甚至是两者交替的作品,凹凹凸凸趣味无穷。就连走廊上的窗子,也是由糖葫芦式石柱作栅栏,有序、统一中有变化。当阳光透过窗子洒入长廊,光明与黑暗衔接,更融合出一种人文与自然交错的美感。

这些由高棉先辈双手魔术出来的石头,虽然没有当时耀眼,但它那厚厚的年代包浆更显得意味深长。吴哥古迹与中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和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并称为东方四大奇迹。今到此一游,终身难忘。

吴哥古迹给予了内心的激奋也给予了肢体的疲倦,那些浓缩千年的微妙感受都靠双脚甚至双手辛劳才能获得。记得在崩密裂倒塌的乱石堆里用四肢攀爬,一会儿翻墙,一会儿钻洞,一会儿登上屋顶,双手时而抓树枝跳跃,时而抱住石柱细步慢行,似乎返回到了猴子时代,祖先遗传的本事还没完全退化?一天下来腰酸背痛。还有登空中花园也要手脚并用地往上爬,梯级阶面狭窄又高耸,特别是二层楼高的石阶的斜度几乎达到了70度,不用手哪里行!“明天还要爬吗?”“要爬!”不急!与攀爬相配套的柬式按摩将消除你的疲劳!

享受柬式按摩不仅是消解疲劳的良方还是吴哥另一道风景,是零距离观察高棉妹妹风情,体会高棉女性文化的躺着的“观光行”。

笫一晚给按摩的高棉妹二十五六岁,见面略弯一下腰,后双手合掌给你打招呼,模样是我想看到的异国女性,印度人般的脸盘与身段;皮肤黝黑,微笑时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吐出轻轻的“您好”二个汉字,给人第一印象是成熟温情。她给你脸上贴上黄瓜片,肚子上放好加热的石头(由布袋包好),脚下垫好毯子……。眼前,纤纤手指涂染了紫色的指甲,手腕上还带着刻有柬式图案的金手镯,偶而弯腰时颈脖子里的项链从胸口滑落出来,又用手放回去,金色和紫色再和肤色相融很性感。

按摩从脚开始,她的双手在脚的不同部位游动,被涂上精油的皮肤在手的压力下十分润滑,时而有指骨拉动的声音和她手指的碰击声。手用力,时轻时重,变化着节奏。通过捏、拽、揉、按、摸、抻、拉不同的手感,让你体会到舒适中温情的传递和按摩的艺术内涵。“痛不痛”!“舒服不舒服”?她们会几句中文,但还是无法用语言交流。导游在按摩前只教我们握拳伸出大拇指向上,是要大力一点儿;大拇指向下是要小力一点儿。我们自编的手语,她们只是回报以笑脸。她们的技术很老到,会巧妙地用身体的不同部分和你的身体某个部分对应来借力使巧劲,如坐在你身上扳脚,用膝盖顶住你的腰,再用手往后拉你的肩膀,帮你拉伸放松等。有时好象和你摔跤又象擒拿格斗,花头很密。

第二晚给按摩的高棉妹十六七岁,满脸的青春气息。刚闪现在眼前时,就被勾住了,柬埔寨也有白妹妹。当然!《真腊风土记》中有记载“宫人及南棚(南棚乃府第也)妇女,多有莹白如玉者”。女孩用微笑和你打招呼,笑脸形成的酒窝和咪眼加上纯情身条显得十分可爱。

按摩从脚到头再到背部,程序和手法与前基本相同,就是女孩小力量也小了一点,但显得更柔情。特别是躺在她两腿之间,头靠在她的腹部,手安放在她的两脚之上,自己会感觉变小,会真切地感受到女性的母性般的情感释放,一双柔棉的手在头额揉摸又渐渐往太阳穴挤压,脑壳几乎要压破(过后头部很舒服),但一点也不惧怕。“痛不痛”!“舒服不舒服”?一个陌生又母亲般的温暖和甜美的笑容感染着你。一边的胖子被按摩得呼呼大睡,而笔者没有睡意,看着高棉妹的笑脸,有着读不完的内容。微笑是人类最美的表情,一个微笑,人与人就没有隔阂,疑虑会化解,相互会信任。笑也是礼貌,表示对对方的尊重、接纳、宽容,笑是人性善的具体表现,双眼对视着,姑娘有些害羞,把脸转过去,又低下来,带着羞色的笑容最迷人了。眼前才是真正的高棉的微笑。

旅游就是游山玩水,看完巴肯山日落后我们就去洞里萨湖与水亲宻接触。湖面上的微风带着水腥味扑面而来,眼前是吴哥的另一幕。

洞里萨湖与太湖相似,水茫茫一片看不到边,它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它的不同之处是岸边的建筑和水中的船,当然还有这里人的生活。听导游说“在这里生活的大多是越南族人,很贫穷。但他们很自足、很快乐。看这些简陋的高脚楼,房顶和墙都是椰树叶做的,夏天是凉快,但到了冬天他们如果没有棉被的话,人就会被冬死!你们知道代表他们的财富是什么?是孩子!一会儿就会感受到。”

远处一艘游船向码头驶来,船型瘦长,船头翘得很起,船头上站着两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气宇轩昂显得早熟。船身颜色为纯湖蓝色,标着白色的英文字母B和阿拉伯数字号码,遮阳棚不高,挂着晒淡的红帘子,顶上插着柬埔寨国旗迎风飘扬,水花在船下翻滚着。船渐渐靠近,二个孩子一跃跳上码头,后用船缆绑在柱子上固定好船头,再放下一张凳子,示意踩凳子上船,完全是二个小大人。

船向湖中行走,沿岸居民的生活展示在眼前,高脚楼此起彼伏。有些房屋就架在船上或浮桶上,敞开式的构架把生活的细节尽收眼底,他们悠闲地躺在吊床上瞌睡,盘腿看着黑白电视。导游说“随着雨季来临,湖水变化,这些房子可以整间用船拖走或是用卡车搬走。这种景观旱季看不到”。湖畔的村落有住家、学校、商店、邮局甚至有教堂,街搭建在水面上,来来往往的小船做着生意。湖边灌木丛里有叶子形的小船钻出来,驾船的是孩子。旱季湖水平均深度为1米高,浅滩上有许多光身子的孩子在嬉水,几个放学的孩子在水中行走,象电影里那些轻功一流的高人……,等等看点汇聚在一起形成特殊的湖上风景。

忙着看景的游客,不知谁在帮自己敲背,转过身来才知是船上那二个孩子,他们双手抱空心拳又伸出食指母指形成手枪状,在你背上敲打并发出清脆的噼噼啪啪声,导游说让他敲吧,给二千块柬币就可以了。

船迎风破浪高速前进着,湖风在两耳边哗哗刮过。“快看!”船后方有一条快艇飞一般的追赶上来,不象坏人!细瘦的船上只有一个大人,带着鸭舌帽,阴影中看不清脸相,他手掌着发动机坐在尾部,前面有四个小孩,坐在船头的约十三岁,头上包着土红色头巾,颈脖里围着一条大水蛇,后面一个七八岁,再后面一个十一二岁手中抱着一个婴儿,他们大声叫着似乎要上来,我们的船放慢了速度。没想到那个七八岁的一跃而起,飞一般的跳上我们的船尾,更奇的是手上还提着篮子。我们船上的人都“哇”地叫了起来!在笔者眼里他象儿童版的铁道游击队员!自古英雄出少年!象这样小小年龄,就有这样的身手!长大了不得了。篮子里装得是可乐,他是上船做饮料生意的,一会儿那点可乐全卖光,孩子带着满意的笑容跳回小船。一会儿又来一条船!又是小孩!双手摆弄水蛇让我们拍照。快拍!给一千块钱(柬币)就可以了,不然会引来好多船,到时我们就赶不回去了。导游着急了。

中途我们上湖中的一个休息站,这个浮在水面上的铁木建筑范围范蛮大,有卖纪念品的商场,有餐饮店,水果摊,还有二个用木头围起来的大水池,分别养了鳄鱼和一种象鲶鱼的怪物供游客观赏,还有二层观望台,可以登高远望。休息站四周挤满游船和做生意的船,上上下下的中国人、外国人、柬埔寨人好不热闹。船缝里小船穿梭着,船上的小孩颈脖里的水蛇象花围巾一样装饰着,那些大人只是默默地划着船,戏由他们的孩子来演,摆弄水蛇的孩子不停地去博得人们的同情,去获取一些小钱!

让笔者惊奇的是有两个女孩独自坐在大铝盆里,用双手当桨,木条当撑竿,盆里有人施舍的方便面、饮料罐、钱,还有一条盘在一边的蛇!她们在船缝里时隐时现。可怕的是她往船头挤,“砰”的一声船头碰到了码头,好象撞到她们了!四周人为之一惊,可一会她们从船头一侧冒了出来,有惊无险!笔者弯下腰看个明白,噢!原来船头翅得历害,虽和码头碰牢,还是有一个三角形的空隙!孩子聪明算得准。有这些的孩子为家庭分担忧愁,他们确实是洞里萨湖渔民的财富啊!

来回五天不到的柬埔寨游,把新年的空闲塞得满满的,赶走了多少虚假和无聊!旅游是过年一种很好的选择,柬埔寨很好玩。噢,忘了还没说柬埔寨的美味!柬埔寨属热带地区盛产水果,芒果啊菠萝等都吃过,只有迷你香蕉小巧可爱,口感细腻。听说烧烤很有特点,特别是炸狼蛛和一道烤蟋蟀绝顶美味。但导游不让我们去品尝,说吃了要拉肚子!吓得一股馋劲缩了回去。又说“路摊不卫生,明天晚上吃柬式自助餐,有特色美味等大家,边吃边看民族舞蹈”,说得大家很开心。

柬餐还是吃不惯,鱼虾有些土腥气,肉汤放了香料有点咸不咸甜不甜吃不进,还是一些甜点配胃口,烧烤排队太长会影响看舞蹈。柬浦寨民族舞蹈蛮抓眼球,大红大绿加金色的服装一出场就迎来一层呼叫与一片掌声。它特别讲究手与脚的动作变化,手是兰花指,脚也是兰花指(柬人脚指长)!光顾看就忘了吃。但饭桌上有一种美味我很欣赏,导游在车上曾让我们品尝过,是象黑芝麻样的种子,它一碰到水就变大,在矿泉水瓶中放一点点,它就变出许多象蝌蚪卵样的:一个透明的小圆球中间一个小黑点,它叫山粉圆,无味!但口感很滑爽,咬一下嘴里有“沙沙”的声音。我买了一大包,把这个无味的美味带回了家。不知这个无味的山粉圆,每次品尝时会想起吴哥行吗?

唐鼎华,1982年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现为江南大学教授、美术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文联书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无锡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江南大学书画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吴冠中艺术馆特聘画家。

1998年无锡电视台拍摄并播放了专题片《用画讲自己的话一一记画家唐鼎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