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葡萄牙和西班牙荷兰如何在南洋站住脚?全凭一理论和一公司

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大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而新的贸易协作也顺势形成,在这个新的东亚贸易框架里,主要是依赖二条重要航运线的平衡协作:

一是由葡萄牙人控制的澳门为基地北上日本,南下马六甲,西向果亚、里斯本之间的航运;一是由中国海商控制的月港为基地横渡马尼拉,连接起由西班牙人主导的大帆船,从墨西哥的亚卡普尔科至马尼拉之间的贸易。

如果这两条航线得以运转畅通无阻;中国的丝瓷等货物便可从澳门及月港出口至日本、东南亚、印度洋、美洲以至南欧洲等地区。而欧洲、美洲及日本的白银则通过葡萄牙人及西班牙人的努力辗转流入中国市场,造就了晚明的繁荣景象。这样一个有利于中国的贸易框架,从1553年开始运转至1622年,有70年的安定期。期间曾因中日朝鲜之战及其他问题一度引起海禁及收回澳门的争议,但是最终还是正常运转着。直至1619年,荷兰人在爪哇建立贸易基地巴达维亚后,便积极寻求垄断中国的对外贸易,这个有70年历史的贸易框架面对来自荷兰人的挑战。

荷兰或称尼德兰(Dutch,Netherlands) 明人称为和兰、红毛番或红毛夷,原是西班牙的附庸国。自1556年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Charles V) 传位腓力二世后,尼德兰争取独立而公开叛乱,1580年西班牙并吞了葡萄牙。

这样的行动引起英国的惶恐,原先只是荷兰新教徒反抗西班牙统治者的地方性叛乱,竟发展为一场新的国际性斗争,英国以军事行动支援荷兰。1588年西班牙的无敌舰修遭灭顶,意味着西班牙百年来的海上霸权已被摧毁,在新一轮的竞赛中,荷兰突显出他们进取的商业性格,当然这种进取心也许是伴随着暴力手段。

荷兰人的经济主要是依靠在欧洲的转口贸易来维持,其中来自里斯本港口转载胡椒和香料最重要。1580年西班牙颁布荷兰人不得进入里斯本的禁命,不过,这禁令一直没有彻底执行,及至1594年里斯本才坚决禁止荷船进港。为了维持阿姆斯特丹的转口贸易,必须寻找胡椒、香料的供应来源, 荷兰别无选择地加入了东南亚的海上竞争,其时英国亦重新燃起东来的兴趣。

1596年由霍特曼率领的四艘荷兰船队共有249名水手,绕过好望角航抵爪哇西部的万丹。在这里以及其他港口,荷兰人用蛮横无理,以及粗鲁残暴的手段从事商业活动。虽然在这次航海中有145名水手死亡,但是有三艘船成功返抵祖国并带回少量东方物产。这足以证明东印度的航海活动是可行的,因此,荷兰商人纷纷成立了对东印度航海的贸易公司,引起一波东来的航海热潮。

1598年共有22艘荷船,各自成队分别绕过好望角或通过麦哲伦海峡前来东南亚,并首次通过中国东南海域抵达日本的丰后海岸,这一年是公元1600年,明朝万历二十八年,日本庆长五年。

换言之,从这时开始东亚区域贸易又多了一位积极的参与者。荷人的到来不但改变了东南亚原来的贸易格局,也冲击着晚明中国的海外贸易政策,更带动台湾走上新的历史舞台。新来的荷兰商人有一伟大的构思名为“亚洲区间贸易”(Intra-Asiatic Trade) ,他们认印度的布、东南亚的胡椒和香料、日本的银、中国的丝绸和陶瓷,若能建立一套循环而有效的交换机制。他们就不必从欧洲运来大量的白银和黄金便可得到亚洲的货品。

但是,这套理论要在一完美的市场结构以及对货物价格和货币汇率有一正确的了解才能有效运作。显然,荷兰人对于中国对白银的需求·,以及各国对不同物品的需要有充分的认知,所以他们不但要垄断东南亚的香料贸易,还要垄断中国的丝绸及陶瓷贸易。以建构他们的亚洲区间贸易机制。

因此,荷兰人必然会挑起在东南亚和中国的争端与冲突。为了更清楚了解荷兰人的意图,有必要对自十六世纪以来东南亚的贸易形势与发展稍作介绍。

以便切入澎湖及,当荷兰船队航抵东南亚时,葡萄牙人在这里称霸已有80年的岁月,不过葡萄牙人从来末能有效的垄断这里的胡椒和香料贸易。

香料群岛(马鲁古群岛) 包括德那地(Terate) ,蒂多雷(Ti dore) 、安汶(Ambon) 和班达群岛(Banda) ,德那地和蒂多雷盛产丁香,而安汶与班达群岛是肉桂和肉豆蔻的主要出产地,胡椒则遍布马来群岛。

1511年以前本地的物产大都由爪哇商人运至马六甲集中转口,但是这种商业秩序却因葡萄牙人占据马六甲而瓦解;葡萄牙人既要面对马六甲王室的复国战争,又要应付苏门答腊北部的新兴力量亚齐(Aceh) 的挑战,在香料群岛,葡萄牙人虽然以野蛮的、残酷的和不公平的手段来掠夺香料,然而本地的土邦王国仍有能力独立地从事贸易活动其时蒂多雷与德那地两邦苏丹是死对头,本地区的统治者最喜欢借外力来打击对手。

1522年葡萄牙人与德那地结成同盟,而西班牙人亦于同时闯入与蒂多雷结盟。在马鲁古群岛,葡萄牙人除了面对西班牙人的挑战外,且要应付土著的反抗。由于葡萄牙人行为不检,又介入当地政争以及宗教等因素。这里的气氛一直很紧张,1575年葡萄牙人终于被赶出德那地,但是他们很快又在蒂多雷设立了碉堡,而安汶则成为葡萄牙人在香料群岛的贸易活动中心。

也许渴望与中国及日本展开贸易,葡萄牙人已努力了四十多年。1553年(嘉靖三十二)他们终于被允许留居澳门。而西班牙人亦于1571年占领马尼拉,连结起与中国及日本的贸易活动。1580年葡西合并后,葡萄牙人在香料群岛已无对手。但是,葡萄牙人的影响力正在衰退中,本地人对葡萄牙人的迫害极怨恨。所以,当1600年荷兰船队抵达香料群岛时,这里带来新的希望,可是这个希望最终又变成一场劫难。

葡萄牙对东南亚的海外贸易是由王室垄断,这·是一种“单边性贸易”即不存在物产交易,王室要从欧洲带来大量黄金和白银才能购买东方的胡椒、香料及丝绸。王室因此而债台高筑,1570年王室放弃对胡椒及香料的垄断权,允许葡萄牙商人从事这类贸易。但是白银出口仍为王室所垄断,所以葡商的经营规模一般不大。

事实上,葡萄牙人在军事上和宗教方面的花费太多,超过了他们在商业活动中获得的利益。因此,葡萄牙在东亚的贸易没有为国家带来大量的收益,相反的王室负债累累,这是不懂市场经济的结果。百年后的荷兰运用军事手段从事市场经济的垄断操作,成功为国家赚取庞大的收入。当然,他们也在历史上留下恶名昭彰的侵略记录。

尼德兰地区虽然是土地及资源不足,但是凭着地理位置优越的条件。荷兰人在航运业方面一直承担及控制了欧洲的海上贸易,并且拥有较大规模的船队,在反抗西班牙的独立战争中,民间的武装船队“海上乞丐”又养成一种趁火打劫,杀人掠货的侵略性格,成为日后荷船横行霸道的风气。1594年西班牙命里斯本禁止荷船进入,荷船乘势转航东南亚,成为新的海上霸主。由于利润有时高达400%,形成一股东航热潮。

从1595-1602年,由不同公司提供资金派往东方的船只数量是空前的。他们出现在东南亚的各个海港,甚至远赴中国和日本,有一现象不符合市场经济原则,那就是因有多间荷兰公司的贸易代理同时收购香料促使价格上涨。同理当香料同时运抵欧洲必因供应充裕而价格下降,再来荷兰人要面对葡萄牙人在香料群岛的既有的挑战,又要应付同时进入东南亚水域的英国海商的竞争,英国人在1600年组成英国东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mpany) 从事东方的贸易活动。

因此,如何控制香料供应及垄断欧洲的香料市场,便成为荷兰政府及商人的迫切课题。其时,阿姆斯特丹不仅是船舶进出的中心,也是国际银行与保险业的中心;荷兰共和国有各式商船二千艘,总吨数在五十万吨以上。在1601年各国船只进入伦敦的共714艘,英船为207艘·荷船为360艘,可见荷兰人当时有极佳的海上活动能力。

为了更好发挥经济效益,荷兰政府指导海外贸易资本进行合供重组。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成立,正式的名称是联合东印度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初期资本额为650万荷盾,多是收购自原公司的股东,荷兰国会准其拥有从非洲好望角到南美洲之间的贸易垄断权,以及建立军队、设置法庭、签订条约、宣战媾和等特权。

公司的每项航海及事务都应详细向政府报告,而高级职员的任免国会有权干涉。公司的最高决策机构由十七人理事会组成,决定公司的政策、贸易方针和殖民地管理等。

由此可见,荷兰东印度公司虽然是一私人合资的贸易公司,但也可说是政府的化身,由于股东的获利为最终目的,所以荷兰国会透过司法和立法,使公司的各种冒险行为合理化。

也因此,荷兰人便可肆无忌的用武力进行贸易、骚扰、剥削及侵略行为。1598年荷船已进入香料群岛,成功在班达群岛上建立一商站。1600年荷兰人在安汶建起一座碉堡,不过,葡萄牙仍坚持在这区域的霸权。

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后便即派出了一支由15艘船组成的舰队,准备攻击葡萄牙人。更在三年内装备了38艘拥有强大武装的舰队前往东方。1603年2月,荷兰东印度公司船队在柔佛(Johor) 附近海域夺得满载中国的丝绸、漆器、陶瓷等的葡萄牙船,物资运回阿姆斯特丹即售得350万荷盾。高利润的中国贸易吸引荷兰人到中国沿岸寻找贸易机会。

当时,荷兰人最主要是挑战葡萄牙人垄断的香料贸易。到了1605年香料群岛和安汶的葡萄牙人碉堡已落在荷兰人手中。1607年西班牙人也退出了德那地。在这段期间,荷兰人以各种手段迫使当地的统治者订立贸易条约,获得了专利权,事实上即垄断了香料贸易。自此香料群岛不但失去了自由贸易,就是生产作物权也由荷兰人用武力操纵和主导。

这里实际成荷兰人控制国际香料市场的生产基地。此时,荷兰人亦会企图占领马六甲和马尼拉可是都失败而回。

荷兰人发现英国人是香料群岛专利权的有力破坏者,因而在1610年下命英船不得进入香料群岛。但是英国人并不承认荷兰人有此垄断权,硬要进行香料贸易,英荷关系因此恶化。为了更好管理荷兰东印度公司在亚洲的业务,1610年公司设立总督一职,又设立了东印度参议会作总督的顾问和监督者。

其实,总督主要是向公司十七人理事会负责,而他最重要的职责是为公司谋取最高的商业利益。其时,荷兰人正加强在亚洲的扩张及巩固在香料群岛的独占权,所以一切军事手段都被认是必须和合法的。

从1610-1619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部设在安汶,方便其垄断及控制香料的生产和收购,可是这里远离与东亚地区的主要航道,使荷兰人对中国及日本等地的贸易活动受阻。这时荷兰人已在印度西北的港口坎贝及东部的科罗曼德海岸等地设有商站,在日本平户岛的商站是在1609年设立的。

如何稳住香料贸易的袭断及开拓与中国的丝瓷贸易,成为荷兰人的近程目标,荷兰显然认为安汶并不是理想的贸易总部所在地。他们正在寻求一安全的新总部,在这里可建设公司的办事机构、仓库以及最重要的海军基地。

在东南亚,贯通东西两边是通过马六甲海峡和巽他海峡,在这条航道上最理想的港口是马六甲,可是葡萄牙人仍有能力保卫其殖民地,另一是在爪哇西岸位于巽他海峡出口附近的万丹。这里是一国际性贸易港口。1603年荷兰人已在万丹设立了永久的商站,英国人亦以此地为活动中心,不过荷兰人对万丹不敢轻举妄动,以免引起爪哇各地土邦政权的反抗。

1610年荷兰人向雅加达王公购入芝利翁河河口的一块土地建立商站,这里原是万丹苏丹的势力范围。1613年,彼得逊·昆被委任万丹与雅加达商站的总经理;他是一位极有想法的野心家。亚洲区间贸易机制就是他构思出来的,现在他开始努力经营雅加达以实现其贸易机制的可能。他挑拨了万丹王与雅加达王公的不和,而英国人仍然是荷兰人的劲敌。

1614年英国人成功地在望加锡建立一商站,这里是香料群岛与爪哇之间的中站。1617年又在雅加达设立商馆,英国人不顾荷人的反对,继续在香料群岛进行贸易。英国人的举动引起荷兰人的极度关注,荷兰人已不能忍受英国人在这里破坏其垄断贸易的好事。

1618年,彼得逊·昆升任荷兰东印度公司第四任总督(1618-1623),他决心将雅加达建设成新的行政中心。彼得逊·昆出任总督后便积极在雅加达设置要塞,并在港口大兴土木。使雅加达王公们极度不安,为了对抗荷兰人,王公竟允许英国人在河的左岸设立商站和碉堡,结果战争爆发。

1618年,雅加达、万丹和英国等联军围攻荷兰人的要塞。但是由于雅加达王公与万丹苏丹的互不信任,他们的围攻加速了荷兰人占领雅加达的决心。荷兰军队从香料群岛前来增援,这一年的夏天,荷兰人已控制了雅加达地区。第二年并以荷兰民族之名义把这里命名为巴达维亚(Batavia) , 自此荷兰人有了一根据地作海洋商业帝国的首都及军事指挥部,不但可控制香料群岛及巽他海峡,且可以展开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在中国和日本的贸易争。

彼得逊·昆总督下令封锁万丹的港口,强迫商船驶往巴达维亚。因此侨居在万丹的中国人也转移到巴达维亚去了,自1511年马六甲衰落后,马来牛岛东岸中部的北大年明人称大泥,以及南端的柔佛和万丹便为本区域最重要的贸易港口, 而万丹更因接近香料产地及巽他海峡。成为十六至十七世纪初爪哇地区的国际贸易港口。

1619年巴达维亚的建立不但意味着万丹衰落的开始,也象征主导本地区政治经济的土邦王国即将让位与新兴的海洋商业性格的荷兰。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